北大方正债务违约,主体评级由AAA下调至A!

  • 时间:
  • 来源:互联网

近日,债券市场发生了一件大事,AAA评级的北大方正集团公告,不能按期兑付“19方正SCP002”的本金和利息。这是继华信和中民投违约后,又一最高评级债券出现了违约。


12月2日,北大方正有限公司由于流动资金紧张,本应于12月1日支付本息的"19方正SCP002"仍然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


而随着方正集团将引入某大型央企,最大校企推进体制改革的消息一出,方正科技受刺激秒拉封板,近2亿资金疯狂炒作。


北大医药、方正证券、中国高科、交大昂立、同济科技、同方股份、市北高新等方正系个股和高校概念股分时走高。方正电机和方大集团因为名字雷同也跟着活跃起来。



12月3日上午,记者从方正集团控股股东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北大资产公司)获悉,按照中央关于高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相关部署,北大资产公司目前拟为方正集团引入的战略投资人为某大型央企。


而在方正集团校企体制改革背后,方正集团到底发生了什么?校企改革有哪些弊端?最大校企推进体制改革又将迎来哪些关注点?


1

债务暴雷


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截至12月2日,公司未能按照约定筹资足额偿付资金,“19方正SCP002”不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20.73亿元,已构成实质性违约。“19方正SCP002”发行总额20亿元,期限270天,债券利率4.94%。


12月2日晚间,联合资信将北大方正集团有限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AAA下调至A,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下调“18方正MTN001”、“18方正MTN002”、“19方正MTN001”、“19方正MTN002”的信用等级为A,下调“19方正CP001”的信用等级为A-2。


截至12月2日,方正集团还有未到期债券23只,余额总计345.4亿元,其中未来一年内到期余额为235.9亿元,偿付压力较大。


消息一度引发市场恐慌,北大方正旗下另外一只2020年4月份到期的年利率为4.575%的债券,价格已经跌为74.5元,到期收益率高达96%。思就是说,如果你今天买入这只债券,假如明年4月份北大方正顺利支付本息,你的年化收益率将达到96%!债券市场一般出现这种高收益率,足以说明这只债券的风险之高。而在债券违约前一天,北大方正的信用评级居然仍为AAA级。


2

校企合作


1986年,北京大学以自有资金40万元注册成立了方正集团的前身——北京大学理科新技术公司,其立身之本为王选院士发明的汉字信息处理与激光照排技术。1992年12月,方正集团正式成立。1995年,方正(香港)有限公司在港股上市;1998年,方正集团旗下以计算机硬件生产为主营业务的方正科技公司入主上市公司延中实业,并于次年成为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伴随着校企改革的浪潮,2002年北京大学成立北大资产经营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已经陷入经营不善的方正集团。2003年,方正集团再次进行改制,改制后北大资产持有方正集团35%的股权,并引入北京招润、成都华鼎、深圳康隆三家“战略投资者”,分别持股30%、18%以及17%。据消息称李友及其一致行动人为两家社会股东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的实际控制人,并通过溢价收购逐步控制了北京招润。


2005年,成都华鼎和深圳康隆无偿向北大资产转让35%的股权,至此北京大学一共持有方正集团70%的股权。但根据采访,李友所转让的35%股权系为支持北大渡过难关而代持,国家审计署的审计报告也指出李友已多次向北大资产主张该股权。2019年,北大资产公司诉方正集团在2004年的改制无效,方正集团100%股权应归还北大资产公司所有,北大与原管理层的股权之争再起波澜。


方正集团股权示意图


方正集团作为一家校办国有企业,其旗下业务纷繁复杂,涵盖信息技术、医疗医药、钢铁、证券、教育、融资租赁、房地产物业等多个产业。其旗下17家子公司中共有6家上市公司,分别为方正科技、方正控股、方正证券、北大资源、北大医药以及中国高科。其中,信息技术板块公司包括方正科技、方正电子,教育板块公司为中国高科,地产物业板块包括北大资源、北大科技园以及仁和联安等,钢铁业务公司为江苏苏钢,医药医疗公司为北大医疗集团,金融板块公司包括方正证券和方正人寿。


方正集团各业务板块


3

模式弊端


进入21世纪以来,校企合作的模式好像出现了问题。


在2017年,十八届中央第十二轮巡视中,14所中管高校里面,13所都被指出有校办企业的问题。比如北京大学被指校办企业管理混乱,同济大学、浙江大学等被指校办企业廉洁风险大。这些披着名校光环的校企,并没有成为任何一个领域的龙头。


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几年,随着国家逐步的开放,我们的社会资本活跃,各种类型的创业项目层出不穷,每一个领域都有大量的公司在竞争。在激烈的竞争下,这些公司都要逼着自己迅速进化,成为最适合环境的企业,要不然就只能倒闭。这些企业无论从管理层素质、组织架构、薪酬激励等各个方面,都做得足够好。


而反观校企,由于有国家的支持,每年又有大笔的经费补贴,没有生存压力的他们自然就没有改革的动力。在过去十多年,校企身上产权不清晰、人事关系冗余、科技转化等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


在学校的行政干预之下,企业无法针对市场的变化迅速做出决策,更严重的是,学校干预过多,非常容易出现权力寻租的情况,滋生腐败。北大方正旗下的方正科技,曾经就发生了个人侵吞公司财产的丑闻。


2001年至2004年,时任北大方正董事长魏新、时任执行总裁李友、时任副总裁余丽,在北大方正的改制过程中,将北大方正2002年12月31日的净资产审计值由20.69亿元人民币,降至只有8029万元人民币。



这三人利用职务之便,非法获取方正科技巨额资金,用于支付他们非法获取北大方正权益的转让款。也就是用方正自己的钱,帮他们买方正科技。


4

业绩惨淡


管理如此混乱,北大方正的业绩自然就好不到哪里去了。


北大方正集团的杠杆率一直很高,公司过去3年的资产负债率都维持在80%以上,截至今年半年底,方正集团的总资产约3700亿元,但总负债则超过3000亿元,而且到期压力沉重。


同时,子公司也存在债务风险,公司为其担保较大。例如方正科技负债率为74.90%、北大资源为93.13%、北大医药为47.71%,在行业内均处于较高水平。在这种情况下,集团公司对子公司的担保巨大。根据WIND口径,对内担保为330.83亿元,占净资产的50.52%。叠加对外担保的7.02亿元,更加深了对公司现金流的压力,公司担保风险也不容忽视。


此外,无论是净资产收益率还是利润率,都无法让投资者满意。这也是很多校企的现状,由于企业管理结构不够合理,导致经营效率低下,虽然身披名校的光环,但是事实上占用着国家的资源。


因此,校企改革变得势在必行。2018年以来,国务院办公厅颁发了关于校企改革的42号文,决心清理一些经营比较差的校企,而经营还可以,但是和高校的研究关联较少的企业,则进行脱钩处理,让其自生自灭,符合市场的规律。


5

迎来改革


2018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审议通过了《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对高校所属企业进行全面清理规范,理清产权和责任关系,分类实施改革工作。


此后,在这一《意见》的指导下,全国高校校办企业体制改革工作如火如荼地展开。据媒体不完全统计,截至10月16日,已完成控制权改革和迈开改革步伐的高校概念股多达17家,第一批试点单位须于今年底前完成旗下相应公司的国资股权改革。


据了解,北大校办企业不在全国校企体制改革的第一批试点单位名单内,因此,方正集团的体制改革工作目前尚在筹划过程中。由于方正集团是中国最大的校办企业,方正集团的体制改革工作备受市场关注。


据知情人士介绍,由于方正集团旗下拥有6家上市公司,再加上其IT、医疗、产业金融等核心业务都处于朝阳行业并有一定的优势,此前已有多家意向合作方就方正集团体改合作事宜,向北大资产公司抛出了橄榄枝。此前,市场就方正集团最终将引入的战略合作方已有多种版本的传言......


根据中央《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校企体制改革工作将有利于促进高校集中精力办学、实现内涵式发展。而根据教育部办公厅、财政部办公厅《高等学校所属企业体制改革政策解读》,校企体制改革对于推动高校所属企业清理规范、提质增效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现余少量插班名额,点击阅读全文报名!

本文链接http://element-ui.cn/news/show-53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