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是vip文章,如何查看?  

1,点击链接获取密钥 http://nicethemes.cn/product/view29882.html

2,在下方输入文章查看密钥即可立即查看当前vip文章


纵情生活总来自一无所有

  • 时间:
  • 浏览:
  •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纵情生活总来自一无所有

本文为音乐剧《摇滚莫扎特》中角色沃尔夫冈·莫扎特的同人作品,基于角色性格及其经历与作者本人的幻想的二次创作,与人物真实生活及故事无关,请不要上升正主。

我原以为我会活的很久。

不如说,我从没想过我会死去。我设想过我的未来——是的,我想过,无数次,幻想我的音乐怎样被全世界听见,幻想一切美好的未来。我很受人喜欢,当然啦,没有人会不爱我。怎么会有人不爱我呢?我对此是不能理解的。他们哪怕讨厌我这个人,讨厌我熠熠生辉的金发和虚浮轻佻的脚步,他们也不会拒绝我的音乐。是的,我就是有这样的自信,因为我叫沃尔夫冈·阿马迪乌斯·莫扎特呀。

刚开始,我还以为她会是那个人,这次就是那个机会。她很美,美的惊心动魄,像被月光割碎的湖面,冰冷、美丽、没有温度。她唱歌很好听,我幻想过我为她作曲、她为我歌唱,我们会是阳光底下豢养对方的一对夜莺,无可救药的相爱。结果,她只想要权力,想要步步高升。这不能怪她,我在那场舞会上又见到她后,诚心诚意的认为她浸泡在横流物欲里后更美了。她适合这个,我怎么忍心责怪她呢。阿洛伊西娅,她自己飞走啦。

妈妈去世了。她走的很突然。我没能再听她柔情万分的叫出我的名字。那些带着长面具的医生带走了她,他们用他们逼真的鸟啄吸噬了她的生命。爸爸垮了,这个我再清楚不过,但我能做的只有往家里写信,希望姐姐能够照顾好他。那时候我浑身是伤,跌跌撞撞越过一次挫折迎面又来下一个。我迫切的想要出人头地,我好想让爸爸知道当初放我和妈妈离开萨尔茨堡不是全部都是错误,我又回到了韦伯家。

康斯坦丝对我来说是一个惊喜。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准确的来说,看见她。她把我从家庭琐事的水深火热中救了出来,接着才后知后觉的惊慌的看向我。她眼里有种特殊的火焰——促使着我探索她。我清楚在她的身上有某个秘密,某个我恐怕无法得知的秘密导致她先是忍不住的羞涩,又对着我微笑。我在阳光下亲吻她的脸颊,看着她双眼因为我流光溢彩,我从心底里由衷的爱她。她不像我之前爱上的任何人——她有时候,当她以为我没有在看她的时候,会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我,那让我感觉她在用眼神吻我。

我爱她,这是毫无疑问的,我爱她跌跌撞撞奔向我的样子,我爱她至死不渝的天真,和从不褪色的浪漫。她把结婚协议书在我面前撕开,嘴唇颤抖着告诉我她不希望我们的婚姻是被这一纸协议所约束。那一瞬间我想,我不可能比现在还要爱她了。康斯坦丝,我的康斯坦丝。我会永远记住我和她第一次对视,我从她的举动里窥探出一个秘密,后来我意识到那秘密是我,是她一直无比忠诚的爱着我。哎呀,我的康斯坦丝呀,你不会再知道我有多爱你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萨列里,萨列里,我要怎么形容他呢。我恨他吗?我不恨他,我当然不恨他,正相反,我喜欢他。他是一个让我非常感兴趣的人,他处处是刺,用尽全力把我推开,但我知道他爱我。他爱我的音乐,这毋庸置疑,我看得出来他有多么着迷,又有多么妒嫉。萨列里大师——我这么叫他,戏谑地,挑衅的,轻佻的,看他的双手攥成拳头。哦,这可怜的人,快要被我折磨疯了!我的作品很美、很美、他知道的,我知道他知道的,萨列里不是没有品味的人,他为我的音乐所痴狂。

好可惜呀,我错误的估计了他对身份的渴望,有时我想,如果萨列里没有那么嫉恨我,或是说没有故意表现的嫉恨我的话,我们会是很好的朋友,可能会喝上一两杯。但他表现出来了,那好吧,这就由不得我啦。唉,我的萨列里呀,您怎么能这样对待我呢?您怎么能不爱我呢?没有人能不爱我的,大师,我之前就说过了,所有人都会爱我,哪怕是安东尼奥·萨列里也不例外。我有些遗憾,对于他,我想原本我们关系可以更好的。不过这遗憾也只是微乎其微罢了。

我的安魂曲,我没有完成它。但这不算什么遗憾——萨列里会替我完成它的,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的两个孩子——他们冻的发抖,你看,是这样的,到最后我赚的不算太多,刚刚能维持温饱。我的金发随着我的生命一起枯萎了,一同离去的还有我的灵感,我再也没法写完它了。这是最大的遗憾。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这一生,这三十五年,我活的尽兴。

我写下二十二部歌剧,四十五部交响曲,我和美人们跳过舞,我拥有过名誉和追捧,我和爱人生活在一起,朋友们也不曾离我而去。我很快乐!我可以自信的说,我非常、非常的快乐。如我刚开始所说,我不曾想过我会死去,因为我会永远活着——永远,直到我的音乐终于在历史长河里丧失其意义,我才会真正的死去。我害怕死亡吗?恐怕不,我曾经的忧伤看上去如此可笑,因为现在我只想最后一次亲吻妻子的嘴唇,还有我的孩子们光洁的额头。我要享受,享受我曾经大肆挥霍的爱意,因为我无法带走它们;我要回味我之前的每一次大笑,每一次亲吻,每一次流泪和尖叫。我要藏起我死亡的真相。

“愿我们的欢声笑语,嘲讽了死亡,愚弄了时光。”

Fin.

本文是为 没想名字musical|《摇滚莫扎特》 写的莫扎特个人向番外,文中所放歌曲均为法语音乐剧《摇滚莫扎特》选段。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http://element-ui.cn/news/show-304128.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