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时间圆梦想,彩云之南有天堂。

  • 时间:
  • 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十年时间圆梦想,彩云之南有天堂。

初三那年,有一天班主任进教室时突然没由来地喊了声“天雨流芳”。在大家诧异的眼光中,她告诉我们,这是她在云南游玩的时候看到的,纳西族的语言,意思是快读书吧。

云南,纳西族。

好像是从那时候起,我的心里多了个地方。执念在这些年里一直从不经意的地方跳出来,提醒我一定要去一趟。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十年后的一个寻常日子,我终于踏上了这趟旅程。

丽江

从昆明坐一夜火车抵达丽江,清晨出站,冷空气灌过来,打了一个激灵。晨曦微露的天是配色不均的湛蓝,我一遍一遍地赞叹好美,以至每走一步都要抬头看一眼天,看着看着忘记了脚步。

踏上石板路,仿佛走在深山里,走在历史中,心无旁骛。这里的主要民族是纳西族,他们大多穿着华丽的民族服饰,皮肤黝黑,笑容灿烂。

古城的布局设计像个巨大的迷宫,我这样本就不记路的人,常常在里面转来转去就迷失了回去的路。

悠悠古城,小桥流水,白云苍狗,在那些凉爽静默的清晨和迷人妖娆的暗夜,我听到飞鸟唱出悠扬的乐曲,绚烂一如我们前方一无所知的征途。

泸沽湖

一行7人,7个小时的车程。盘山公路危险又刺激,大多时候我都不敢往窗外看,幻想车子掉进山沟里,或者在拐弯处与对面疾驰的车迎面相撞。

抵达泸沽湖的时候,我立刻被眼前的蔚蓝一色所震撼。湖面映照着天空的颜色,却因为湖水的深度而显得比天空还要蓝得深沉。周围群山环绕,把天和湖截断。大自然把偏爱全送给了这处天地,是一种深入每个细胞和骨髓的惊艳。有一刻我确信,天堂不是一种虚幻,正在我的眼前。

我伸出双手,想触摸天空,想汲取湖水,想呐喊和流泪,想奔跑和歌唱。然后涌动着一阵“生而为人,真好”的幸福感,觉得自己从旅途的艰辛中活了过来。

依湖而居,是神秘的摩梭人。与现代社会无关,他们仍然传承着千百年前的走婚制度,成为早期母系社会的活化石。

见识过都市的繁华,小城的优雅,煤矿的风尘仆仆,江南的夜景妖娆,我从未想过,偌大的世界,仍然存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个完全超出我认知体系的新奇世界。正是它既原始又超前,疯狂而独特的地域风骨深深吸引了我。

泸沽湖所在的宁蒗彝族自治县是一个贫困县。但也许正是因为离经济和物质很远,这里保留了最初的宁静与美好。

我兴奋地在公路上奔跑跳高,让风吹动头发飞扬和裙摆起舞,沉浸在湖泊和群山之中,几乎以为自己快要超凡脱俗了。在这样美好的景致之下,自我愈发显得渺小,这种感觉令人上瘾。我的心留恋这里,第一次,我感到前行的脚步从心所欲,完全不能停止了。

香格里拉

车子慢慢向高海拔驶去,天空也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在途中不时看到成片的草原和悠闲的牦牛牧马,导游扎西说,藏民对草原和水太过向往,所以通常看到一点草就称之为草原,看到一个湖泊就叫成了海。

有一刻,我想象自己是这里的牧民,正赶着牦牛和马匹悠闲地坐在草地上晒太阳;有时候又想象自己是一头牦牛,每天跟着大部队去草原上吃草,漫步,争相追逐。

又想象自己是一片云,永恒地俯瞰草原湖泊、成群牛马,仿佛时间没有尽头;想象自己是湖中的一滴水、草原的一棵草,波光粼粼、随风起舞。我因此想到生命的价值并不在于伟大与恒久,而在于个体的欢愉程度,于是迫不及待想要加入他们,好像其它一切都不重要了。

辽阔的牧场、严肃的寺庙、残缺的古城、雄壮的雪山,各个元素结合一起成就了独特的香格里拉。正如扎西说的,香格里拉并不富裕,远称不上繁华,但淳朴生活的好处,恰恰在于让藏民们拥有了迷人珍贵的信仰。

薄今生,厚来世。在他们的信仰内容里,一定要用今生的善德,交换来世的安稳。所以哪怕在汉人看来极其残忍的天葬和水葬,其实是饱含了他们死后最后一次对世间行善的虔诚。

旅行的意义,不是从此以后你变得多么高尚了,只是内心里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值得回忆和向往。

后记

离开前的最后一天,在丽江古城瞎转的时候,我意外地看见“天雨流芳”的门匾,不由得回想起十年前那个明媚的早上。初中毕业以后,和当年的班主任早就失去了联系,但曾经因为她不经意的一段话,我在心底种下了一个梦想。我们俩谁都没有想到,十年后我也来到她经过的地方,回忆起她之于我人生的意义。

返回武汉时,七点多下飞机,天色就已经毫不犹豫地暗下来。我说我想再回到云南去,去那个八点半才开始天黑的地方。朋友告诉我,清醒点,我们从天堂回到现实了。

被实现了的梦想依然还是梦想,去过的天堂也成了心中永远的天堂。

十年时间圆梦想,彩云之南有天堂。

关注公众号游在(daini99),更多新鲜有趣好玩的旅游的资讯跟你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http://element-ui.cn/news/show-135364.aspx